<div id="egoe6"><tr id="egoe6"><mark id="egoe6"></mark></tr></div>

      1. 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菲前總統涉貪并“亂指揮” 面臨刑事指控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楊舒怡 發布時間:2017年08月21日 08:32 打印

        49條人命誰之過? 菲前總統涉貪并“亂指揮” 面臨刑事指控



          7月14日,菲律賓政府調查官辦公室下令就2015年44名菲特警和5名平民遇害事件,對前總統貝尼尼奧·西梅翁·科胡昂科·阿基諾三世提起刑事指控。如果貪腐、篡奪職權等罪名成立,阿基諾三世將面臨牢獄之災。


          不少人對兩年多前的那樁悲劇還記憶猶新,要求追究高層責任的呼聲持續高漲。菲律賓《馬尼拉時報》發表評論稱,“阿基諾應面臨更嚴厲的指控”。


          血腥事件呼吁追責


          菲律賓調查專員卡皮奧·莫拉萊斯7月14日宣布,就2015年1月25日“馬馬薩帕諾大屠殺”事件,對時任總統阿基諾三世、前國家警察總長艾倫·普里西馬、時任國家警察特別行動部隊指揮官熱圖利奧·納皮納斯3人提起篡奪職權、貪腐等多項刑事指控。


          2015年1月25日凌晨3時許,菲律賓特警來到馬京達瑙省馬馬薩帕諾鎮準備抓捕兩名恐怖分子祖爾基夫利·本·希爾和巴西特·奧斯曼。5時左右,行動小組報告本·希爾已被消滅。然而,超過200名“摩洛伊斯蘭解放陣線”(簡稱摩伊解)和“摩洛伊斯蘭自由斗士”人員不久后抵達現場,與大約70人的特警行動小組發生猛烈交火,最終造成44名特警和5名平民身亡。


          “摩伊解”是菲律賓最大的反政府武裝力量,擁有上萬名武裝人員。“摩洛伊斯蘭自由斗士”是從“摩伊解”分離出來的反政府組織,與傾向于談判的“摩伊解”不同,對待當局的態度更加敵視。


          這起血腥事件被稱為“馬馬薩帕諾大屠殺”。對時任總統阿基諾三世來說,菲南部和平進程一直被視作任內一大政績,如今卻因這起慘劇而面臨重大危機。隨著調查逐漸展開,抓捕行動策劃不力、多名主管官員被“蒙在鼓里”等問題暴露出來,引發輿論群情激奮,要求追究高層責任的呼聲持續高漲。


          調查官辦公室透露稱,當時,阿基諾三世不僅允許因涉貪被停職的前警察總長普里西馬參與策劃在馬馬薩帕諾鎮抓捕恐怖分子的行動,違反了菲律賓《反貪污和腐敗行動法》,而且只允許兩至三名官員策劃和批準該行動,繞過了其他相關官員,打破了正常的指揮程序,涉嫌“篡奪職權”。


          菲律賓媒體報道,阿基諾三世、普里西馬、納皮納斯等3人所受的指控罪名一旦成立,則貪腐罪名可能被判最高10年有期徒刑,篡奪職權罪名可能被判最高4年有期徒刑。


          阿基諾三世代理律師回應稱,阿基諾三世本人已于7月14日當天下午收到相關指控狀,目前正與他的律師團隊對指控進行研究。


          現任總統杜特爾特的發言人埃內斯托·阿貝拉同日發表聲明說:“菲政府調查官辦公室依據憲法授予的職權對政府公職人員展開相關調查,對此我們予以尊重。杜特爾特總統及菲律賓國民都希望通過調查對這一事件作出結論,還所有犧牲的特警及其家屬一個公正。”


          停職官員何以仍能指揮?


          菲調查專員莫拉萊斯透露,在2015年馬馬薩帕諾警方抓捕行動之前,國家警察總長普里西馬已經因涉貪罪名被政府調查官辦公室勒令停職,時任總統阿基諾三世“對此完全知情,這一點無可抵賴”。


          然而,阿基諾三世仍然指派普里西馬策劃這場抓捕行動。在菲律賓國會參議院一項調查中,阿基諾三世與普里西馬的往來短信被曝光,短信內容證實普里西馬“在這場搞砸的行動中扮演了主要角色”。


          莫拉萊斯認為,普里西馬2015年1月積極參與策劃、指揮這場抓捕行動,完全不顧自身已被停職的事實,就連時任國家警察特別行動部隊指揮官納皮納斯都得聽他的,這構成“篡奪職權”。


          根據菲律賓法律,政府官員被停職后不得行使公共職權、不得干擾政府事務。在莫拉萊斯看來,如果沒有總統首肯,普里西馬不可能仍然插手馬馬薩帕諾行動。阿基諾三世“同意,或者至少是未能阻止普里西馬”參與這場抓捕行動,屬于篡奪職權一事的“同謀”。


          根據菲政府與“摩伊解”2014年3月27日簽署的全面和平框架協議,馬馬薩帕諾鎮大部分地區為“摩伊解”勢力范圍,菲特警進入該地區實施抓捕應提前做好協調工作。但據當地媒體報道,為確保抓捕行動不走漏風聲,菲特警2015年1月行動前并未與“摩伊解”事先溝通,甚至并未通知當地警方和軍方。


          “摩伊解”首席和談代表莫哈格爾·伊克巴爾說,由于警方未提前通知就進入“摩伊解”控制區域實施抓捕,并打響戰斗第一槍,“摩伊解”武裝分子才發起反擊。后來,“摩洛伊斯蘭自由斗士”武裝人員也加入戰斗。


          分析人士認為,盡管理念不同,但是兩支反政府武裝對于突然闖入勢力范圍的菲特警均懷有敵意,因此“協同抗警”不足為奇。最終,人數處于劣勢的菲特警行動小組被困在一片沒有遮擋的農田里,遭到超過200名武裝分子持續圍攻,想要撤退已來不及。


          值得注意的是,事發地距離最近的菲軍第四十五步兵營不到5公里,但警方期盼的援軍卻遲遲未到,戰斗從當天凌晨一直持續至下午5時左右,菲軍方才趕到,按照和平協議隔離雙方人員。


          菲軍方發言人解釋說,軍方事先并未得到警方通知,直到戰斗開始數小時后才得知這一消息。同時,由于警方行動人員為外省調派,軍方甚至無法與其順利溝通,才導致援軍延誤。


          更多貓膩引發民憤


          令不少人吃驚的是,阿基諾三世、普里西馬、納皮納斯在策劃馬馬薩帕諾行動時,索性把主管警察的內政部長曼努埃爾·羅哈斯、代理警察總長萊昂納多·埃斯皮納以及軍方一眾高官“晾在了一邊”,相當于瞞著后者實施行動。


          有評論稱,一個總統、一個被停職的警察總長和一個特警指揮官,三個人繞開了整個國家的軍事警察體系,策劃指揮了一個以悲劇告終的抓捕行動。


          此外,這場抓捕行動還被曝可能是為美國利益服務。據菲律賓媒體報道,特警要抓捕的兩名恐怖分子都是美國政府懸賞的通緝犯,其中美國聯邦調查局懸賞500萬美元捉拿本·希爾,美國國務院懸賞100萬美元捉拿奧斯曼。甚至有媒體猜測,美國情報機構幫助策劃了這次行動。兩名菲眾議員隨后要求傳喚美方官員接受調查。


          2015年1月29日,遇害特警的遺體運回菲首都馬尼拉,原定出席迎接儀式的阿基諾三世卻沒有露面,而是去了日本三菱汽車工廠的啟用典禮。次日,菲警方為遇害特警舉辦葬禮及追思會,阿基諾三世遲到半個小時,結果激怒了遇害特警的家屬,至少兩名遇害者的家屬拒絕接受總統頒贈的勛章。


          “菲律賓值得我為之犧牲,”這是阿基諾三世的父親、1983年遭暗殺的菲律賓議員貝尼尼奧·阿基諾留下的名言。在一個公開論壇上,一名菲特警2015年2月2日發帖表達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如果我們的政府不能保護我們,那么這個國家就不值得為之犧牲。”


          得知阿基諾三世等人受到指控后,遇害特警喬伊·加穆坦的遺孀默林·加穆坦近日接受當地媒體采訪時說,她希望阿基諾三世、普里西馬和納皮納斯3人受到法律制裁,“他們應為自己的過失付出代價。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失職,我們的丈夫就不會送命”。


          菲律賓國會參議員理查德·戈登7月16日接受《馬尼拉時報》采訪時說,在他看來,指揮層“魯莽行事致使多人死亡”,阿基諾三世應受到“更嚴厲的指控”。


          另一名參議員約瑟夫·維克托·埃赫西托贊同戈登的觀點,“我并非故意針對前總統,但是他作為最高統帥必須承擔責任”。
         

          眼下,戈登等人正在積極推動參議院對馬馬薩帕諾事件重啟調查。“我會對阿基諾三世展開問詢,沒有人能逃脫責任。”戈登說。此前,參議院已在2015年一項調查中認定,阿基諾三世對馬馬薩帕諾悲劇負有最終責任。




         






         

        編輯:林小英

        时时彩群主怎么赚钱

        <div id="egoe6"><tr id="egoe6"><mark id="egoe6"></mark></tr></div>

            1. <div id="egoe6"><tr id="egoe6"><mark id="egoe6"></mark></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