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egoe6"><tr id="egoe6"><mark id="egoe6"></mark></tr></div>

      1. 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國企“鐵漢”
        ——追記重慶船舶工業公司原副總經理張進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07日 15:56 打印

          在中船重工,在重慶船舶,“鐵漢”張進是個傳奇。

          

          照片上的張進,可謂其貌不揚:黝黑的皮膚,瘦削的臉龐,細長的眉眼,不茍言笑時透出一股倔強勁兒;傳說中的張進,語不驚人死不休:“不按時完成任務我就跳樓”“成績歸零、二次創業”;工作中的張進,意志如鋼似鐵,為做強做優做大企業可以不眠不休,不管不顧……

          

          別人覺得是天方夜譚,他卻說到做到:12年間,一個瀕臨破產、產品單一的軍工企業,搖身一變成為具有七大產業群的軍民融合式發展的科技集團,營業收入增長12倍、利潤總額增長20多倍、職工收入增長5倍。

          

          “一個軍工儀表加工企業,從工廠到公司再到集團,張進用命帶著大家拼出了一個新前衛,他是前衛的兒子、前衛的福氣。”楊國才說。這位65歲的退休老人、30年前的生產科主任、張進入廠時的師傅,見證了張進在前衛科技集團成長、奮斗的30年。

          

          今年6月26日,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所屬重慶船舶工業公司原副總經理,重慶前衛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原執行董事、總經理張進因病醫治無效去世,年僅52歲。然而,關于他的“鐵漢”傳說依然在流傳,在巴山蜀水中回蕩,激勵著生者繼續如他般激昂奮進,不斷書寫新的國企傳奇。

          

          忠——

          “忠誠國企,搞國企要強烈自信”

          

          盡心于人曰忠,不欺于己曰信。

          

          忠誠國企是張進的理念,相信國企是張進的個性,做強國企是張進的追求。

          

          1987年7月,剛剛從鎮江船舶工程學院畢業的張進分配到了國營前衛儀表廠。這家建立于1966年的軍工廠當時地處市郊一個狹窄的山溝中,廠房破舊,基礎很差。

          

          “張進進廠時,前衛正處于低潮期,企業到1992年已累計虧損超過700萬元,處于破產邊緣。”重慶前衛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黃四光與張進同年進廠,他回憶,“連年虧損使得人才流失嚴重,和張進同年入廠的26個大學生,陸陸續續走了23個。”

          

          然而,張進卻始終沒有萌生離職的念頭。更讓黃四光吃驚的是,原本分到計劃科坐辦公室的張進,竟然說他想去車間上班!“一開始就在辦公室上班總覺得像在紙上談兵一樣,我認為,要了解工廠情況,首先就得從基層做起。”

          

          第二天,張進果真直接去找了領導。當天下午,他就被調到了當時設備落后、條件艱苦的燃氣表裝配車間。從此,張進天天都泡在車間。沒多久,從原材料、模具到生產工藝的全過程,他都爛熟于心。

          

          從那一天起,張進把自己的一輩子完全交給了前衛廠。張進大學室友、重慶川東船舶重工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林俏說:“張進心中有一團火,對國企有超乎常人的信心,忠于黨和搞好國企有等號關系,始終帶著虔誠的使命感投入企業。”

          

          勇——

          “給我三年時間,打造一個新前衛”

          

          知死不辟,勇也。

          

          張進最愛看的電視劇是《亮劍》,給員工講最多的是李云龍的故事。人們說他就是國企里敢拼敢闖的李云龍。

          

          作為國企主要負責人,張進以勇者無懼的精神推動企業改革發展,是一個充滿激情、敢想敢干、敢闖敢拼的勇士。他擔任前衛廠廠長后主持召開的第一次辦公會,就是研究討論實施前衛廠整體搬遷。當時,重慶市政府出臺優惠政策,鼓勵主城區企業“退城進園”。張進認為這是個機會,因為老廠區面積有限,發展受到制約;而搬遷到工業園區后,可以得到比原先大一倍的廠區面積,置換土地后還會富余出一部分資金用于改善企業生產設備。

          

          然而,這筆今天看來非常劃算的“買賣”,當時卻在全廠職工中炸了鍋。張進沒有被阻力嚇住。他與班子成員一面反復與重慶市政府溝通,爭取好的政策支持,一面在廠里積極做工作,逐漸打消了職工的疑慮。退休職工穆慶華還清楚地記得,張進在職工代表大會上放出豪言:“給我三年時間,咱們一起打造一個新前衛!”當時大家都半信半疑。等到2009年5月,看到工廠順利完成了整體搬遷,徹底改變了原來的面貌,才紛紛驚嘆:“張進真的實現了三年再造一個新前衛的‘神話’!”

          

          有了新的工作環境,還要傳播新思維、新觀念。張進抓住前衛改制公司的契機,創辦了前衛管理論壇和前衛管理學院,編寫教材近百萬字,并堅持利用周末時間從“頭”開始給年輕干部和骨干職工集體“換腦”。在張進的帶領下,前衛公司逐漸走上了發展的“快車道”:三年時間,前衛廠的燃氣表成為全國同行業的領導者、國家標準制定單位和中國名牌產品,并以年均上百萬只的銷量躍居世界第二。

          

          拼——

          “不按時完成任務,我就從樓上跳下去”

          

          拼將一死酬知己,正令千秋仰義名。

          

          在工作中,張進是個“拼命三郎”,處處以拼的精神報答組織厚愛和職工信任:一年之中大半時間在外跑市場,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同事勸他休息,他的回答是:“工作就是我最大的興趣,工作也是我最大的放松。”

          

          2005年,前衛廠突然接到某重點型號軍品緊急訂貨專項任務,三年要完成500套產品的生產。而當時,前衛廠年生產能力僅有50套。駐廠軍代表聽說張進拍胸脯要拿下整個訂單,認為不可行。“放心吧,不按時完成任務,我就從樓上跳下去!”在他的組織協調下,一項一項工作緊張有序開展起來,最終前衛僅用兩年半時間,提前半年完成了專項工程任務,受到上級部門的高度肯定。

          

          2015年8月,中船重工黨組決定任命張進兼任重慶船舶工業公司副總經理、中船重工(重慶)海裝風電設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面對全新的領域,張進以飽滿的熱情和滿腔的激情開始了對新課題的挑戰。他恨不得一天當作兩天用,查閱大量資料、收集各方信息,深層次查找海裝風電公司生產經營中的癥結和滯點。通過加快生產經營節奏、跨部門組織協調、加強工程服務等措施,2015年,海裝風電各項經營指標創歷史新高,以海裝為龍頭的風電產業集群占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工業總產值的11.1%,年度新增裝機規模首次進入國內行業前五強。

          

          為了完成演練任務,他曾連續64天吃住在車間,沒睡過一個好覺;為了提高產能,他曾連續半個月蹲守車間,與車間領導、技術人員、工人一起研究方案;為了按時完成返工任務,他帶頭鉆進內徑只有0.8米的包裝箱里除銹……憑著這股子拼勁兒,前衛的軍品訂單越來越多。

          

          智——

          “站在井岡山想天安門,敢想敢試才能贏在明天”

          

          智者不惑,智不輕怨。

          

          張進對發展壯大企業有一整套謀略,企業發展方向是什么、發展路徑怎么走、市場怎么維護、隊伍怎么凝聚,都再三謀劃、成竹在胸。

          

          剛剛接手前衛廠的時候,企業的生產內容非常單一,就是傳統的軍品加上民用燃氣表。張進主動出擊,把大量精力用在研究分析企業發展方向和戰略上,將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作為突破口,把打造軍民融合的現代化企業作為主攻方向。

          

          “在謀求產業發展方面,他是一個有勇有謀的智多星,特別善于把握機會。”重慶船舶公司黨委書記、副總經理李程評價,“他形象地把制定戰略比喻成站在井岡山想天安門的事兒,總說敢想敢試才能贏在明天。”

          

          對民品產業,張進完全把前衛當作一個創業公司來做。他認為,創業貴在“創”。2015年1月,在張進領銜多輪談判后,前衛克羅姆表業有限公司最終以1元錢的價格收購了德國埃爾斯特集團旗下的上海克羅姆公司,使得前衛集團不但占領了上海及華東燃氣計量設備市場,還引入多項世界先進技術:2006年,他抓住海裝風電公司成立契機,積極推動前衛參股該公司,并通過與國際風電控制系統實力最強的公司之一丹麥KK公司合資,成功打造了中國最具品質的風電控制系統;2011年,他發現深海井口裝置和采油樹在國內尚屬空白,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國外技術,組建了重慶前衛海洋石油工程設備有限公司,短時間內實現了陸上采油樹的自主開發,填補了國內該行業空白……

          

          “他不是站在今天想明天的事、明年的事,而是把未來三年乃至十年的圖景都制定出來了,然后又對每一步具體的實施細節進行認真的過程控制,應該說把他的管理學專業優勢發揮到了極致。”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胡問鳴說,“張進敢闖敢拼、敢于擔當,既能埋頭拉車,又能抬頭看路,對行業發展趨勢有敏銳的判斷,是不可多得的優秀企業家。”

          

          愛——

          “我辛苦點,2100個家庭就能過得舒服些”

          

          仁者愛人,天下兼相愛則治。

          

          張進始終沒有忘記入黨誓言,始終保持著一顆無私奉獻、先人后己、為國為民的共產黨人初心,對員工懷有深深地愛。張進曾對媽媽說:“最見不得員工下崗失業,我的背后是2100個家庭,我辛苦點,這些家庭就能過得舒服些。”

          

          “張進對職工的困難從骨子里關心。”前衛集團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徐猛忘不了,張進知道他孩子在沙坪壩上學,離家較遠,主動把自己父母在學校附近的房子免費借給他住;模具車間的工人們忘不了,在老廠區實施軍工技改過程中,空調還沒有完全安裝到位,張進得知情況后,主動把自己辦公室的空調拆下來裝到了車間……

          

          對待職工、對待他人,他溫暖如火,對待自己卻近乎苛刻。上任伊始,他就要求集團領導都不能公車私用,上下班交通工具自己解決。公司有汽油,為了避嫌,他特地買了一輛柴油車代步。他主動向黨委遞交個人廉政承諾,在公司推行“陽光分配”,讓領導干部的收入由組織人事部門統一管理,不參與本單位任何其他形式的分配。

          

          2015年11月初,張進的妻子雷爽在上班時突然接到了丈夫的電話:“我想去一下醫院,我咳嗽得好像站不起來了。”

          

          肺癌晚期。發現太晚,已無力回天。“連續三年,每年我都至少為他預約三四次體檢時間,可到了體檢當天,他卻總是因為事務繁忙不得不臨時取消。”雷爽追悔莫及。

          

          張進雖逝,精神長存。他把自己短暫的一生投入到了無限的事業中;他把一個勇擔大任、善謀敢闖的“鐵漢”形象樹立在國企改革發展的新征途上;他把一個嚴于律己、甘于奉獻的共產黨員精神永遠留在國企職工群眾心中。張進的大學同學集體創作了一首詩歌《朋友別哭》,最能表達職工對張進的不舍——

          

          兄弟,你去了哪兒

          

          是去了遙遠的西邊

          

          用鋼鐵的意志

          

          鑄造前衛堅強的防線

          

          是去了大漠海天

          

          把風電的巨塔

          

          屹立在戈壁海邊

          

          還是去了你啟航的旗艦

          

          指點江山

          

          把未圓的夢

          

          一一實現

          

          ……(姜 潔)

         

         

        編輯:王英睿

        时时彩群主怎么赚钱

        <div id="egoe6"><tr id="egoe6"><mark id="egoe6"></mark></tr></div>

            1. <div id="egoe6"><tr id="egoe6"><mark id="egoe6"></mark></tr></div>